榭傅容。

一个被江南烟雨养大的大温婉
友人谓以怀安
怀以瑾瑜 安之若素
*钟爱各种北极圈cp(bu
*我爱陈坤!
//国娱//肖白/关张关/双水瓶/健华/健炫/双北/青花瓷
//二次//冬巡组/双道长/林方林/戚顾/王白

/磊正/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lo主小学生文笔没梗且全程瞎写。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这组cp大概是我执念了毕竟我吃的很早但从来没写过一篇同人otz
各位随便看看吧反正我没脸见人了

01
尹正第一次和吴磊真正有交际是在二十四小时第一季的片场。
尹正来的时候,小孩老远就看到了,特别有礼貌,跑过来嘴甜地喊着尹正老师就往他手里塞了个东西,尹正低头一看,是个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
尹正在心里啧了一声,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还喜欢吃甜食。手上却是一刻不停地撕了包装把糖送入口中。
甜滋滋。

十七岁的男孩子身上还带着香草冰淇淋的清爽气息,穿着一双运动鞋在片场上蹿下跳,张口就是哥哥姐姐,不到半天已经快和整个导演组混熟了。
“没有人能拒绝的了这样嘴甜又乖巧的小孩子吧。”尹正的经纪人说道。
尹正点点头,尤其这个小孩还长得很好看,他在心里补充。


02
在捷克录节目的时候,空闲下来的时间吴磊就来找尹正玩儿。然后两个大男孩勾肩搭背的在街上乱逛,在黄昏的时候站在老城桥塔上看晚霞下的布拉格城堡。
夕阳要彻底隐没的时候,吴磊突然凑过来,说:“尹正哥,我们拍张照呗。”夕阳把小孩黑色的头发印成栗色,软软的,看上去让人很有揉一把的欲望,尹正也确实揉了揉。

后来这张照片成了尹正老师的手机锁屏,画面上两人头靠在一起,伸手比耶。
很傻。经纪人这么点评。
尹正翻个白眼不理他。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捷克的节目还没录完的时候,尹正晚上偷偷给吴磊发过信息,问他到底是不是星主。
吴磊很笃定地回了两个字:不是。
然后自认为打探情报成功的尹正老师,就美滋滋的睡下了。

所以当知道吴磊是星主的时候,尹正表情可以算是一张臭脸,转过头就对着摄像说:“我就知道他肯定骗我!”然后假装生气的走了。
吴磊一边在心里感叹尹正哥真可爱这都相信一边赶紧跟上去安慰人。
“哥——”
“哥——————”
“哥我错了啊————”
吴磊搂住尹正的脖子碎碎念,“哥你想啊我要是告诉你了那不就没意思了吗这个节目啊就重在悬疑这么就不好玩了&%#$……”十七岁的男孩子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刚来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现在已经比我高了,尹正老师思绪逐渐飘远了,从鼻腔里哼了声算原谅他了。

03
后来吴磊以负荆请罪为名请尹正老师吃饭。
饭好不好吃尹正不好评论,但吴磊夹娃娃是真的不怎么在行。

吃完饭吴磊眼睛一转,勾着尹正的脖子说道,“尹正哥,我们去抓娃娃吧!”
尹正嘴上说着幼稚,看到夹娃娃机后比吴磊还激动。
吴磊说:“哥,我给你夹个刺猬!”然后他就半蹲在机器前,表情凝重的以一种极其专业的姿势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在计算角度。
然而这样重复了无数次,直至所有游戏币花完吴磊才好不容易颤颤巍巍夹到了刺猬。
吴磊一边把刺猬递给尹正一边抱怨:“这种夹娃娃机怎么可能夹到嘛!”还顺带观察尹正老师的表情。
尹正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直到后来,尹正看到吴磊微博上发的写了天书二字的数学书,才意识到相信吴磊的数学简直是个错误。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p.s.等哪天我有脑洞了还会有续的!嗯!

#0501林敬言生贺#
林敬言整个整个职业生涯里,似乎最不可分割的一个词就是曾经。
曾经的唐三打,曾经的犯罪组合,曾经的第一流氓,曾经的呼啸队长,曾经的霸图F4,到最后,曾经的职业选手。
曾经,曾经,所有人都看的是曾经。可他不是那种坐在过去荣耀上不求进步的人啊,不要和我说什么唐昊以下克上,林敬言已经老了,林敬言没有以前的冲劲了,不要把林敬言作为职业选手状态下滑的典型范例。
霸图的发布会上,他说,我从来没有捧起过冠军的奖杯。
他说,加入霸图的这两年我过得很快乐。
他说,我可能不能再和你们一起努力了。
他们都没有哭,可是我哭了。

林敬言这个名字代表的应该是属于他的无上荣耀和光辉,是属于第一流氓的一场盛世,是平光眼镜后沉淀的历久弥新,是温柔到骨子里的平和,是对荣耀女神的爱。
他把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荣耀。

他今年才22岁,我们看到的曾经全是他的现在。
我的呼啸队长是那个穿着队服,指尖转着账号卡额发凌乱的青年,才出道一年,还带了点少年意气,他会在训练营里随手一拍:“我唐三打,第一流氓,竞技场试试吗?”可能还操着一口南京话,手揣在外套口袋里,一点都没有以后斯文的样子。

从唐三打到冷暗雷,从呼啸到霸图,从第二赛季到第十赛季。
幸运的从来不是你,而是成为观众认识了你的我们。
林敬言,22岁生日快乐,你的未来还有很远,我们永远不再见。

——————————————
方锐说,老林,你看到了吗,我是冠军。

类似自白

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
害怕做错事,害怕给别人添麻烦。
性格有极大缺陷,过度在乎别人的评价。
渴望被喜欢被注视,但又不想付出同等的感情。
有一点点自私的女孩子。
占有欲很强。
有时候蛮不讲理,但想变成很温柔的人。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宋卿 字怀安
有时候写点文章因为我喜欢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我
但我想要你喜欢我
好不好

/健华/星辰-捌

吃了晚饭,Henry拉着子健要看星星,两个人并肩躺在屋外的小凉亭里,枕着手臂仰头看着天空。
Henry伸手挡在眼前,透过五指的缝隙望向远处,星星在漆黑的天幕上闪闪发光。
也许是欢笑过后别离的气氛有些沉重,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静谧的意味。
“你知道星星为什么这么亮吗?”董子健突然问道,他侧了头,在黑暗里模糊地看向Henry的方向。
“为什么?”Henry闭上眼睛反问。
子健盯着Henry的脸,笑了起来,“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了我。”
Henry嘟了嘟嘴,不服地说道:“还有我!”
董子健笑了笑,坐了起来,双手随意的撑在腿上。他想起了自己刚来的那天下午,Henry裹在深色的羽绒服里,惊讶地问他是不是嘉宾,当时他特别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说是的。
明明才过去两天,却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他回想着这两天的点点滴滴,有点舍不得说再见。
“明天我就要走啦。”董子健说到,没等对方开口,他又接着说了下去,“一定要记得想我啊。”
Henry轻声应下。
一切又恢复沉静。

就在董子健快要睡着的时候,Henry忽然大叫了一声。
“流星雨!子健,流星雨!”
董子健抬头,数不尽的星子带着明亮的光划破夜空,映在他的眼里。
“听说流星雨的时候许愿就会实现的!”Henry开心地说着,双手合十在胸前许起了愿。
子健嘴上笑他居然还相信这种小女孩信的东西,却还是闭上了眼睛。
我想要……永远没有分别。他想。我不想要从此一别,各自天涯。

“你爱我吗?”Henry问他。
“不爱。”他笑着揉了揉人的头发。
“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为什么要爱你。”
“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兄弟可以疼爱呀。”
“那你疼爱我吗!”
“嗯。”

记忆中的对话涌上心头,董子健无意识的敲击着身下的木板。
还是有点舍不得。
就像舍不得点点一样,只是这样。他试图说服自己,但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不断地反驳着。不是的,不是的,他不一样的。
他侧过头看着睡熟了的Henry,捏了捏人的脸,在人嘴角吻了一下,“再见啦。”

董子健要走了。
第二天的清晨,蘑菇屋的各位一起送他离开。
董子健伸手搂着Henry的肩膀,哥俩好的走在前面,却是一路无话。
一直到董子健要上车了,他把行李放在车上,回头摸了摸Henry的脸,将自己的额头与他的贴在一起,笑着说道:“我要走啦,你是男子汉,可千万不要哭啊。”
Henry闷闷地答了一声。
就在子健回头的时候,Henry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声音轻轻的说了句话。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笑起来很好看。”
“比angelababy都好看。”
董子健应该笑的,但他笑不出来,他知道这恐怕是Henry心里最高的赞美的。

车里放着张国荣的《明星》,带着他驶离这个地方。
越来越远。

“当你见到星河灿烂,求你在心中记住我。”

----------------------------------
写完啦。拖了快半年了终于写完了。
这个已经不是北极圈,这是比北极圈还冷。
完结撒花。
如果还有人看的话,各位再见啦。

【个人整理】悖论/诡辩/理论模型三十题

mark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桑一石:



***其实很想简单粗暴地将其命名为装x三十题,很尴尬的是题目并不能完全概括记录的东西……大概就是个人记录过的让我觉得好玩烧脑或者有东西可写的一些理论……
***又名:当我想唬住小姑娘时我在说什么三十题


1.玻尔兹曼大脑(缸中的大脑)
2.薛定谔的猫(量子叠加理论)
3.芝诺悖论(阿基里斯跑不过乌龟)(飞矢不动:名家有类似理论,但是是从哲学义诡辩的)
4.罗素悖论(理发师悖论,只要学会怎么玩表达形式极其多,上网一搜悖论百分之七十都是它的变体)
5.祖父悖论(有个相反的命定悖论,不记了)
6.双胞胎悖论
7.费米悖论
8.伊壁鸠鲁问题(十分宗教,十分好玩)
9.红眼岛实验问题
10.色盲悖论
11.三体问题
12.白马非马(名家关于这个的诡辩变体好像也挺多,也有可能是我理解能力跟不上_(:з」∠)_)
13.郢有天下
14.犬可为羊
15.谷堆悖论(堆垛悖论)
16.二律背反
17.中文房间悖论
18.电车问题(扳道工问题)
19.无限猴子定理(猴子和打字机问题)
20.黄油猫悖论(我很喜欢的一个,因为真的很好玩hhhh一直怀疑前身是伽利略反驳亚里士多德重力观点时提的那个假说,以及:黄油猫其实是最简易的生物永动机【误】)
21.邓析赎尸(并不切题,但很好玩)
22.子非鱼
23.乌鸦悖论(和名家某个诡辩有点像,但是其实是在正经地吐槽归纳法)
24.忒修斯之船
25.两分法悖论(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然而这句话有人说是名家诡辩,也有说是庄子里的,待查)
26.辛普森悖论
27.意外绞刑悖论(没记错的话印象中有个叫老虎悖论的变体……记错了算我瞎说)
28.全能悖论(和伊壁鸠鲁那个很像……或者说可能就是变体吧,但是感觉这个十分简单粗暴了hhhh)
29.平行宇宙理论(其实是薛定谔之猫的衍生来的)
30.指不至,至不绝(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类似语义学悖论,这个还蛮哲学的)


【写手十题】特别性向背景限制十题

mark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涟鹊蓝/奶左果峰q杠把子:



1.bg 活下去 感知缺失 脱离生死线
2.bl 大逃杀 正面交锋 鱼死网破
3.gl 樱花 幕后者 百年之约
4.gb 女a男o 异能 骑士与神
5.gl→bg 偶像 学园祭 世界第一
6.bl→bg 丧尸围城 饥饿感 带着血色尘埃冲向黎明
7.bl→gl 神社 镜像世界 救世主和转校生
8.bg→gl 甜品与猫 晴天娃娃 梦中婚礼
9.bg+gl 梅雨季 街角的咖啡厅 三个人的结局
10.双性受 天才 阴霾笼罩 绝佳搭档


例如gl→bg这类,举个例子大概就是
凛卯→涉谷凛单方性转


(然而感觉后面的背景设定能自成十题(。)
顺便4大概就是这个梦我喜欢的背景了(突然安利(这篇我太太太喜欢了quq),除了这篇女a男o还有类似设定的文,可以说是real带感了这种设定


大概是个冷cp专业户。
吃的cp,都没有粮。
没有!

/附金/断章

*和朋友闹着玩儿瞎写的小片段
*南师x金中
*梗是去年中考金中断档

金陵是拿着刀走进来的。
那是一把唐刀,上面刻着繁体的“诚真勤仁”四个字,打从他会用刀以来这把刀就没离过身,而现在刀鞘上沾满了鲜血。
棕色的高筒皮靴踩过枯枝,风衣的下摆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金陵最终停在了这个一身藏青的男人面前,他抬手推了推眼镜。
“南师。”
“你他妈。”
“是不是智障。”
南师闻言回头,脸上已没了平日的玩世不恭,一双凤眼微眯,手搭在腰间的枪上。
“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是不是杀人杀疯了?”
“谁给你的胆子跑我这儿撒野?”
金陵翻了个白眼,“是是是,我断档了我是生气。但你是不是没脑子?我断档了,那么多好学生都去二十九那儿了,她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区属军官,资源也不好,再过几年呢?你不是不知道她的野心,等她成了市属你拿什么跟她斗?”
“咔哒。”
子弹上膛。
南师手中的枪抵上了金陵的额头,“吵死了。给我闭嘴。”
“你是不是不记得了,现在把你杀了,对我来说好处更大?”
金陵捏紧了刀又松开,冷哼了一声扭头离开。
“你别后悔。”

二十九站在阳台上深深吸了口烟,黑色大波浪卷发垂在胸前,她捏紧了手中的卷轴,力道大得几乎让上面的“把第一写在旗帜上”几个字扭曲变形。
“这第一,迟早是我的。”

/健华/星辰-柒

最后Henry当然没有卖萌,子健也当然没有给他买冰淇淋。
从常去的超市回来,董子健把食材递给黄老师,转头又去洗盘子。
黄老师无奈了,“你说子健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能干呢。”
何老师笑了笑,“子健已经不是当客人在用的了。”

黄老师的蛋糕蒸好了,再淋上一层蜂蜜,可谓是色香味俱全。一共三个小蛋糕,两个女孩子一人一个,董子健和Henry一个。
董子健坐下吃了两口就又起身了,舔了舔手上沾到的蜂蜜,一转头瞥到Henry低头认真吃蛋糕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乱了Henry的头发。
揉完人头发就跑的董子健迅速在水池边坐下,洗菜,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Henry很气,很想冲出去,当然,他气的是发型被摸乱了。
何老师急忙安抚炸毛的Henry:“你给都灵她们表演个剥玉米?”
Henry立刻来劲了,招呼着陈都灵跟谢依霖往外走,董子健在门口瞥了眼这三人,无奈的笑了笑。

“大华完全不是可以像子健一样独立工作的啊。”隔了会儿,出来洗手的何老师站在董子健身边无奈的说道。董子健伸手抹了把额上的汗,看了看Henry的方向,也不由失笑。
却见那边,Henry正蹲在地上手把手地教陈都灵用机器剥玉米,“天使,就是这样!要小心手哦。”话毕便站在一旁打了个哈欠。
“喂——”董子健笑着喊他,“让女生干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Henry抿抿嘴,扭头问两个女生,“谁最帅!”
那一瞬间空气都安静了。
董子健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Henry小声地接下去。虽然,在一片笑闹声中并没有人听见。

董子健想,Henry还是很可爱的。跟个小孩子一样,做什么都要点儿鼓励要点儿表扬。
如果分别的话会很难过吧,他想。

————————————————
想了想,虽然这个cp已经冷到北极圈了,但放个坑在这儿还是不好。
一定要在开学前填完…
这章我也不知道在写啥就是过渡一下…
终于要到看星星了再不写到它我就要死了…

/叶开中心/传奇

“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他打林间过,一身红衣,抬了手枕在脑后,满头乌发被一根掐金红绸带束起,额前落下些许碎发,露出一张白净秀气的脸,神情顾盼间仿佛还带了几分小姑娘的羞涩。
他是这江湖的第三个十年。
第一个十年是沈浪的时代,第二个十年小李飞刀纵横天下,第三个十年则属于叶开。

他的刀是小李飞刀,是江湖上最快的刀,这种刀的力量不是恨,是爱。
他的刀从来不是杀人的,是用来止杀的。
宽恕远比报复更伟大。

他总是温柔的。
笑的时候,眉眼弯弯,似是盈了一寸日光,伸手勾一缕额发在指尖转上几转又松开,怕是林间那清风明月也不及他半分风姿。
生了气却也不会太过疯狂,微瞪了眼睛咬了牙,拳头上几道青筋凸起,伸手在刀上摸了摸却又放下。

他是一个和傅红雪截然不同的人。
傅红雪的刀是恨,是从日复一日的恨和鲜血中磨砺出的利刃。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何能成为朋友,甚至是知己。

他是一个时代的证明。
他是传奇。